花3000万美元在太空中停留12天 听游戏大亨讲述亲身体验
2019-07-24

[摘要]游戏圈大亨加略特是第六名付费进入太空的游客,也是太空探险公司的首位客户

理查德·加略特(Richard Garriott)在零重力环境下漂浮

腾讯科技讯 10月20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最近,伊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旗下火箭公司SpaceX宣布,日本亿万富翁前泽友作(Yusaku Maezawa)将成为其首位私人绕月太空飞行的客户。

与此同时,据传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索斯(Jeff Bezos)的蓝色起源公司(Blue Origin)也计划在2019年开始销售太空门票,让游客花20万至30万美元体验11分钟的亚轨道太空飞行。

英国大亨理查德·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的维珍银河(Virgin Galactic)更是已经卖出了650张太空门票,每张约25万美元,太空旅游似乎正接近成为常态。

但是,游戏巨头理查德·加略特(Richard Garriott)已经以游客的身份去过太空了。2008年,他在那里停留了12天,为此花了3000万美元。

加略特与人共同创立了太空探险公司(Space Adventures),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将游客送上太空的私人太空公司。他创办这家公司的主要动机是为了自己能去太空。

太空探险公司类似于太空旅行机构,它为拥有“充足资源”的人与俄罗斯航天局牵线搭桥,后者负责提供进入太空旅行的座位。而SpaceX、蓝色起源以及维珍银河则计划让游客使用自己的可重复使用火箭。

当涉及到让个人进入太空时,加略特显然击败了许多大亨。他近日接受采访,讲述了太空旅游的亲身体验。

总观效应

加略特是第六名付费进入太空的游客,也是太空探险公司的首位客户。他通过俄罗斯政府拥有的联盟号飞船(Soyuz)前往国际空间站,此前美国宇航局(NASA)拒绝了该公司运送普通公民进入太空的请求。

加略特表示,在太空中旅行时,会有改变人生的情绪高潮出现。他说:“毫无疑问,有一种现象是我在加入飞行后才听说的,叫做‘总观效应’。”“总观效应”是宇航员经常遇到的现象,这是一种视角的转变,一种完全“天人合一”的感觉,这种感觉源自首次瞥见整个星球的场景。

当你从太空凝视地球时,你会看到天气模式,因为你在云层之上。你可以看到地球地理的变化。现年57岁的加略特说:“当你经过沙漠时,它们通常不会被云层覆盖,你会注意到风是如何创造出只有从太空中才能感知的形状的。”

加略特拍摄的照片,国际空间站窗外的太阳和地球

你也可以看到人为带来的变化。加略特说:“当你穿过任何有森林的地方,你就会看到亚马逊雨林被砍伐得有多干净,那么多的森林被烧毁了!你在非洲能看到同样的事情。”

加略特补充称:“你可以看到,现在地球上的每一片沙漠都在被人们从地下深处抽取化石水,种植庄稼,直到他们耗尽化石水。然后他们必须走得更远,进入沙漠获得更深地下的化石水来为城镇提供水源。”

他还说:“你能看到每条河都被筑起无数水坝,每条山脉都有公路穿过山口,每片森林(包括亚马逊丛林)现在都有道路用来伐木,木材和农场都在其中不断扩张。人类的影响、人类的足迹遍布地球的每一个角落。从空间站的轨道上看,几乎没有荒野剩下。”

总观效应也会对身体造成影响。加略特说:“突然间,我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。最好的描述方式就像在恐怖电影里:你会看到有个演员在走廊里,他们会把相机向后推,但镜头会放大。所以这位演员保持着同样的身材,但似乎他周围的走廊坍塌了。这就是透过空间站舷窗看地球的感觉。我对地球规模的真实感觉崩溃了,突然之间,我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了解了地球。这种感觉始终伴随着我,而且将永远存在。”

发射日:火箭是个“会呼吸的怪物”

2008年10月份的一天,加略特从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(Baikonur)起飞前往太空,他“在黎明到来前很久”就醒了,穿上了他之前试过很多次的太空服,但这次是真的。他清楚地记得,虽然火箭是个没有生命的物体,但它有很强的动能。

身穿太空服准备发射的加略特

加略特说:“你走向装满燃料的火箭,它竖立在发射台上。”火箭装满了低温燃料,需要在极低的温度下储存。他接着说:“四周结满了霜和冷凝物。它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,爆裂的声音,阀门发出咔嗒咔嗒的开关声……你触摸这个庞然大物,它基本上就是活着的,这是个活着的、会呼吸的怪物。”

为了登上火箭,加略特需要乘坐一个“小电梯”到达乘客舱所在的顶部。他是第一个进入的,并回忆称:“我走进这个黑暗、寒冷的太空舱。我是启动它的人,让控制模块活过来,启动所有的电脑和生命支持系统,基本上是为其他机组成员进入做准备。然后,飞行工程师进来了,指挥官进来了,我们为飞船发射做好准备。”

正在为发射做准备的俄罗斯联盟号飞船

在美国,传统是设置倒数计时,表示发射时间即将到来。加略特说:“你知道,10、9、8、7、6、5……但在俄罗斯,他们不这么做。你只需要检查一下清单,可以看到清单上有个俄语单词‘pusk’,意思就是‘开始’。”

就在那时,火箭升空了。加略特表示:“有趣的是,液体燃料火箭几乎没有声音和振动,不像拖曳赛车那样起飞。实际上,建立这种推动力需要时间,最初的运动几乎是难以察觉的。你真正感觉到的是,重力对你身体的阻力在增加。你深深地沉到座位里面,压力变得越来越强,几分钟后可达4.5G、5G,然后你呆在这种压力下,加速度会在8.5分钟内从0增至时速27359公里,直到引擎切断,你在太空中自由漂浮着。”

加略特解释说,俄罗斯联盟号会与国际空间站对接,后者的轨道距离地球表面约400公里。太空被认为是从离地球表面大约100公里的地方开始的。从某种角度看,月球离地球的距离几乎是国际空间站与地球距离的1000倍。

后勤挑战:在太空中睡觉和上厕所

访问太空需要放弃许多家的舒适感。例如,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,你需要被绑在固定的物体上睡觉。当加略特呆在国际空间站上时,那里有三个“电话亭大小的地方可供睡觉”,当时那里共有六个乘客。

加略特说:“他们基本上会给你个卧室之类的睡袋,然后说:‘去给自己找个露营的地方。’”加略特睡在被称为欧洲航天局哥伦布舱的地方,这是个校车大小的模块,当时是空间站最现代化、最安静的地方。而国际空间站较老的部分非常嘈杂。一般来说,大约半数宇航员在睡觉时很容易,而另一半则在挣扎。加略特属于后者。

加略特(右侧)在国际空间站上的场景

然后是上厕所。加略特说:“实际上有很多关于如何在太空中上厕所的书,但那都是谎言。空间站上的厕所是个‘电话亭大小的空间’,基本上是个拴在地板上的啤酒桶。”他将其描述为“一种有两种方式连接到(身体)部位的真空吸尘器。”

加略特说,小便很简单:一个附件是一根软管,“用于液体废物处理,效果不错”。他表示:“没有广告宣传的部分是固体废物处理。”加略特说,你必须跨在一个可乐罐大小的洞里,由于没有重力,废物会变得很乱。他需要橡胶手套和婴儿湿巾。

加略特说:“当你在为太空飞行训练时,你会使用除厕所之外的所有真正的设备。模拟器是真实的硬件,你在真实操作。但是你无法使用厕所,因为重力改变了它的工作方式。所以你第一次使用太空厕所是在进入太空后。这是“一种探索如何使用太空厕所的仪式”。

一张太空船票值3000万美元

加略特花了3000万美元在星空下体验生活。当他进入太空时,只有两种运载宇航员到国际空间站的工具,即俄罗斯联盟号飞船和美国航天飞机。2011年,美国航天飞机最后一次着陆,不再飞行。美国宇航局拒绝了加略特的申请。而俄罗斯航天局(Roscosmos)说,他们没有资源来研究可能涉及的问题。

加略特在2008年飞上了太空

但这对加略特不是问题,2000年时,他付费给俄罗斯航天局30万美元,以扶持其研究将普通公民送上太空要花多少钱。俄罗斯航天局的报价是2000万美元。当时,加略特手中资金充足,他说:“几年前,我刚刚把我的第一家游戏公司Origin Systems卖给了艺电(Electronic Arts),我的银行账户里的钱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。所以我说,‘太好了!我要去太空。’我是第一个报名成为第一个飞向太空的普通公民。”

加略特所说的“银行账户”实际上是指他有些现金和大量股票,艺电以股票的形式收购了他的公司。接着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了。加略特表示:“这抹去了(迄今为止)我净资产的最大一部分。经过20年、30年的努力,我已经准备好参与飞行。”

加略特的父亲是一名宇航员,他本人在美国宇航局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设施附近长大。他的目标始终是进入太空。随后市场崩溃。突然之间,他再也无法支付太空旅行的费用。 加略特于1998年与人共同创立了太空探险公司,目前总部位于维吉尼亚州的维也纳,并让丹尼斯·蒂托(Dennis Tito)代替他乘坐联盟号进入太空。

蒂托在大学里学过航天和航空学,但后来创办了威尔希尔公司,这是一家成功的全球金融服务咨询公司。蒂托于2001年4月发射升空,在太空中度过了7天。加略特称:“蒂托因此代替我成为第一个飞向太空的普通公民。很明显,这非常令人失望,但我继续努力,建立了另一家游戏公司,并将其出售。”

当加略特最终在2008年筹够钱时,太空票价已经飙升到3000万美元,当时,这几乎是他所有的财富。他说:“当我向俄罗斯支付最后一笔款项时,基本上已经破产。但是为了进入太空,我几乎花光了我的大部分净资产。”

加略特表示,他通过开发游戏总共赚了“数千万”美元,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细节,也不愿透露自己目前的净资产。到目前为止,太空探险公司已经为7名游客协调了8次国际空间站之旅,微软联合创始人查尔斯·西蒙尼(Charles Simonyi)曾两次飞往太空。

太空探险公司是唯一一家将普通公民送上太空的私人太空公司,公司发言人斯泰西·斯特里恩(Stacey Tearne)和太空投资公司“太空天使”首席执行官查德·安德森(Chad Anderson)都证实了这一消息。

加略特解释说,该公司已经与俄罗斯谈判,同意以与其他国家相同的方式争夺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席位。他说,每年都有4到8次到空间站之旅。太空探险公司可能很快就会提供波音火箭轨道飞行的座位。波音公司发言人证实了与其“积极合作的关系”,包括在任务开始时确保波音公司CST-100 Starliner上的闲置座位。(编译/金鹿)

, 1, 0, 7);